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民事案件典型案例三

2015-10-13 16:16:01 来源: 本站

 

在法律无明文规定情况下如何确认用人单位
对劳动者作出除名决定的程序合法性
 --- 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与王某互为原、被告劳动争议纠纷案
         
一、            案情介绍
被告(原告)王某于1987年7月毕业参加工作,1989年10月调入原告(被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从事技术开发研究工作,1995年双方订立了书面劳动合同。2002年8月19日开始王某未到烟机公司上班,烟机公司未向王某发放工资。2002年12月12日,烟机公司作出秦烟机(2002)115号《关于对王某予以除名的决定》一份,主要内容为:“王某同志近期以来经常迟到、早退,工作时间做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对工作不认真负责,不能按期完成部门交给其负责的项目,严重影响了生产技术准备进度。部门领导多次对其进行严肃的批评教育,但其对批评教育置之不理,我行我素,继续经常违反劳动纪律。鉴于王某同志的上述表现,公司要求王某同志深刻反省自己所犯错误,改过自新,而王某同志不能正确理解公司的处理决定,自2002年8月19日至今未到公司上班,从2002年8月19日起连续旷工110天,王某同志严重违反了公司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根据《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八条和《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第三项之规定,经公司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并征得公司工会同意,决定对王某予以除名。” 2005年12月20日,王某要求回公司工作时被烟机公司告知已被除名。双方为此产生纠纷,王某向秦皇岛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2006年7月25日,该仲裁委员会裁决:一、自收到本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被诉人(烟机公司)为申诉人(王某)发放2002年8月19日至2005年12月20日期间的生活费,标准按企业规定执行。企业没有规定或规定低于我市最低生活费标准的,按我市最低生活费标准执行。具体为2002年9月19日至2004年6月30日为每月262.50元;2004年7月1日至2005年12月31日为每月416元。二、自收到本裁决之日起15日内,被诉人为申诉人补缴2002年9月至2005年12月的社会保险。三、对申诉人要求回厂工作的仲裁请求不予支持。双方均不服裁决,向本院提起诉讼。原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要求判决原告烟草公司不支付被告王某2002年8月19日至2005年12月20日自动离职期间的生活费及2002年9月至2005年12月自动离职期间的社会保险。原告王某要求判令撤销被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对原告王某的除名决定;判令原告回厂工作;判令被告补发原告自2002年9月至履行之日的工资和补齐补发“三险一金;并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
另查, 2003年8月18,经秦皇岛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王某组建成立了秦皇岛市海港区快乐老人保健机械经营部,经营保健机械、日用百货、针织品,2006年3月7,该经营部被注销。
二、审理过程
原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与被告王某一般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8月21日受理后,作出(2006)海民初字第2212号民事判决,原告不服,提起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我院重审;我院重审后作出(2007)海民重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原、被告双方不服,提起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我院重审。原告王某与被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一般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8月22日受理后,作出(2006)海民初字第2257号民事判决,原、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我院重审;我院重审后作出(2007)海民重初字第19号民事裁定,原告不服,提起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原裁定,指令我院进行审理。我院受理上述两案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公开开庭对两案进行并案审理。作出(2008)海民重初字第109号、(2007)海民重初字第21号民事判决。判后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及王某均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裁判结果及理由
裁判结果:
一、原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公司不支付被告王某2002年12月13日至2005年12月期间的生活费;
二、被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为原告王某补缴2002年9月至2005年12月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
三、驳回二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案案件受理费600元,由原告(被告)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负担300元,被告 (原告) 王某负担300元。
裁判理由,原、被告之间的争议主要围绕烟机公司对王某的除名决定是否合法有效这一问题而产生,故应以此问题的分析认定为前提,再依次对其他争议问题予以分析认定:
首先,关于烟机公司对王某的除名决定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对此问题应从除名的事实及法律依据、除名程序两方面予以分析:其一,从除名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来看,该除名决定主要的事实依据是王某从2002年8月19日起连续旷工110天,严重违反了公司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其主要法律依据是原《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从双方的陈述可以确定的事实是:王某自2002年8月19日开始至烟机公司作出除名决定时确实没有上班。劳动者应遵守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按照作息制度正常上班,劳动者不上班应当有合理、合法理由并按照单位制度经过批准,王某主张没有上班是按烟机公司组织处长付东平所说而待岗,也未经批评教育,但其未提供证据,且按其陈述,其仅凭组织处长付东平口头说让其自己找工作就不再去上班,在无烟机公司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不找上级领导、长达三年不找单位,此说法和做法有违常理,故本院对王某该主张难以采信;而烟机公司提供的关于除名的原始文件、工会证明及证人付东平出庭证明显示了其做出除名决定的依据,特别是该决定征得了工会同意,工会作为职工的群众组织,代表职工的利益,其证明应具有真实性;王某主张烟机公司伪造上述除名文件,但无证据提供,而其提出烟机公司提供的若干除名决定中的公章加盖位置不一、并只应有一份决定、不应手写等的质疑,本院认为,单位所做的除名决定需要下发、存档等,其盖章文件不可能只有一份,盖章位置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故王某此项异议不存在合理性,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本院对烟机公司上述证据予以采信,烟机公司对王某除名确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并无不妥。
其二,从除名的程序来看,王某主张烟机公司的除名决定未根据法律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做出,程序违法。但根据劳力字【1991】50号《劳动部关于〈企业职工奖惩条例〉有关条款解释的复函》,除名是对旷工职工的一种处理形式,不属于行政处分,因此原《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对行政处分的规定不适用于除名处理。故除名处理应按何种具体程序操作并无明文规定。从烟机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该除名决定经公司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并征得公司工会同意。此程序在无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符合一般公司正常管理运作方式,本院应予认定。但关于该除名决定的程序方面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即除名决定何时生效问题,纵然单位所做除名决定是单位具有的单方面权利,关于除名的具体程序也并无明文规定,但对于劳动者而言,除名关系到劳动者的重要权利,用人单位应当尽可能让劳动者知晓除名情况,而烟机公司只是做出了除名决定,在本单位内下发,并未通知王某,烟机公司虽主张通过电话等方式查找未果,但并未提供充足证据;按王某陈述其直至2005年12月20日才知晓此事,在次日即12月21日才见到书面除名决定;综上,本院认定该除名决定于2005年12月21日生效。
其次,关于烟机公司应否补发王某的工资、补缴三险一金及具体的补缴期限问题。基于上述认定,烟机公司虽然对王某做出除名决定,但在王某得知除名决定之前,双方仍存在劳动关系。烟机公司主张应适用关于自动离职、下岗或停薪留职后自谋职业从事个体经营等规定,不发放王某保险,而应由王某赔偿其损失,虽然王某三年不上班具备自动离职的情形,但烟机公司的除名决定并未依据自动离职的规定,也未依据下岗、停薪留职的条件所为,故本院对烟机公司此主张不予支持,烟机公司应按照王某要求的“三险”,即养老、医疗、失业保险为王某补缴2005年12月21日除名决定生效前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相关社会保险;关于补发工资问题,烟机公司与王某在除名决定生效前虽然仍存在劳动关系,但王某一直未上班,没有提供正常劳动,而且期间自行进行个体经营,王某又不能证明其未上班是烟机公司的原因,故王某要求烟机公司支付其自2002年8月19日至今的工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烟机公司不支付王某此期间生活费的主张本院应予支持。关于王某要求的住房公积金问题,不属法院管辖范围,本院不予支持。
再次,关于烟机公司应否赔偿王某经济损失问题,因王某此项诉请并未经过仲裁前置程序,被告烟机公司不予具体答辩意见,故本院不予处理。
四、分歧意见
本案中,烟机公司对王某的除名决定是否合法有效是主要焦点问题。在讨论中,大家对于单位对劳动者除名依据的事实无争议,对除名的程序存有争议,主要是对除名应否送达本人,是否已经生效、何时生效存有争议。对此有两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除名处理应按何种具体程序操作并无明文规定。从烟机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该除名决定经公司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并征得公司工会同意,单位内下发了除名文件。此程序在无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符合一般公司正常管理运作方式,本院应予认定。所以该除名程序应认定为合法,并按照单位下发除名文件时即2002年12月12日确定解除劳动关系时间。
第二种意见认为,除名处理应按何种具体程序操作确实无明文规定。从烟机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该除名决定经公司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并征得公司工会同意。此程序在无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符合一般公司正常管理运作方式,本院应予认定。但关于该除名决定的程序方面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即除名决定何时生效问题,纵然单位所做除名决定是单位具有的单方面权利,关于除名的具体程序也并无明文规定,但对于劳动者而言,除名关系到劳动者的重要权利,用人单位应当尽可能让劳动者知晓除名情况,而烟机公司只是做出了除名决定,在本单位内下发,并未通知王某,烟机公司虽主张通过电话等方式查找未果,但并未提供充足证据;按王某陈述其直至2005年12月20日才知晓此事,在次日即12月21日才见到书面除名决定;所以应认定该除名决定于2005年12月21日生效。
经过讨论,本院采纳了第二种意见。
五、法官点评
本案是一段时间以来比较典型的一类劳动争议纠纷。2000年左右,各单位有很多职工都离开原单位自谋职业,有些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有些没有相关书面手续得到单位许可,有些不辞而别。单位在对待这些人员的方式上也不尽相同。但大多都没有比较完备的手续。而当时代变化,保险越来越普及时,原职工又想到单位,主要是想解决养老保险问题。如何处理这类案件是法院面临的重要课题。一方面,相关法律规定不尽完善,法院处理较为困难,另一方面涉及单位一些类似人员的处理,具有不可知的群体性隐患,同时,还涉及劳动者的个人权利能否得到符合实际的保障。对此,笔者认为,应当考虑以下几个因素:
一、首先以法律为最基本的依据。即首先要从相关法律法规中寻找规定,严格依法办案。本案原、被告之间的争议主要围绕烟机公司对王某的除名决定是否合法有效这一问题而产生,而经过查找,关于除名,原《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了可以除名的情形,却无程序性规定,而劳力字【1991】50号《劳动部关于〈企业职工奖惩条例〉有关条款解释的复函》,除名是对旷工职工的一种处理形式,不属于行政处分,所以又无法适用原《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十九条和第二十条对行政处分的规定。即关于本案涉及的除名程序问题,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
二、其次考虑当时背景以通常的做法来衡量单位处理是否合理。本案中,王某自2002年8月19日开始至烟机公司作出除名决定时确实没有上班。劳动者应遵守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按照作息制度正常上班,劳动者不上班应当有合理、合法理由并按照单位制度经过批准,王某主张没有上班是按烟机公司组织处长付东平所说而待岗,也未经批评教育,但其未提供证据,且按其陈述,其仅凭组织处长付东平口头说让其自己找工作就不再去上班,在无烟机公司任何书面通知的情况下不找上级领导、长达三年不找单位,此说法和做法有违常理,故本院对王某该主张难以采信。烟机公司对王某除名确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并无不妥。从除名的程序来看,该除名决定经公司党政领导班子联席会议研究,并征得公司工会同意。此程序在无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符合一般公司正常管理运作方式,故应予认定。但关于该除名决定的程序方面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即除名决定何时生效问题,纵然单位所做除名决定是单位具有的单方面权利,关于除名的具体程序也并无明文规定,但对于劳动者而言,除名关系到劳动者的重要权利,用人单位应当尽可能让劳动者知晓除名情况,而烟机公司只是做出了除名决定,在本单位内下发,并未通知王某,烟机公司虽主张通过电话等方式查找未果,但并未提供充足证据;按王某陈述其直至2005年12月20日才知晓此事,在次日即12月21日才见到书面除名决定;所以应认定该除名决定于2005年12月21日生效。
三、再次要根据现实情况考虑平衡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双方的合法利益。一般而言,劳动者相对于用人单位是弱势一方,在立法时对劳动者有一定程度的倾斜,但需要在执法中予以落实。法院除了要依法办案外,还应当多考虑各方情况予以协调。本案两次因互为原被告如何审理问题发回重审,案件历史时间较长,当事人的情绪也很激烈,本院拟进行调解,希望双方各自考虑对方利益予以适当让步,但几经调解未果。事实上,双方只要考虑当时的背景,多考虑自己的不当之处,还是有调解余地的。但最终因双方差距较大,未能调解成功。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