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民事案件典型案例一

2015-10-13 16:13:46 来源: 本站

 

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仲裁期间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中
约定“一方未按约定履行,另一方有权再次请求仲裁或法院”
是否有效
 ---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诉张某劳动争议案
         
一、            案情介绍
2006年10月被告张某到原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工作。2007年12月28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07年12月28日至2009年3月31日。后双方又续签了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09年4月1日至2012年3月31日。
2010年6月,被告因原告未为其缴纳生育保险,多次向原告领导提出缴纳生育保险和独生子女补贴等事宜。后原告虽补缴了被告的生育保险,但被告已经不能报销生育费用。就生育费用报销问题原、被告双方产生矛盾。2011年6月24日被告向原告提出辞职申请。其理由是:“1、原告未缴纳生育保险,经多次交涉原告缴纳生育保险后,被告已经不能报销生育费用。2、原告撤销北戴河营销部,调被告到支公司工作,后调被告到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长安汽车4S店工作,因被告家住北戴河,工作奔波致使哺乳期的孩子无法正常喂养,几经协商调换工作未获批准。”后被告到秦皇岛市社会保障局核实得知原告有如下三险一金也未为被告上缴,包括:2009年5、6月份养老保险金、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医疗保险金、2009年9月失业保险金、2009年10月至2010年2月住房公积金。
2011年7月12日被告向秦皇岛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支付生育保险费3500.32元、补缴2009年5、6月份养老保险金、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医疗保险金、2009年9月失业保险金、2009年10月至2010年2月住房公积金、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在仲裁过程中,原、被告于2011年8月19日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一份,内容为:“甲方: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乙方:张某。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达成以下协议:一、对于单位未缴张某社保未缴金额如下:养老金单位部分582.80元,个人部分233.12元;医疗保险单位部分567.84元,个人部分116.48元;工伤保险单位部分68.46元;公积金单位部分750元,个人部分450元,以上款项合计2768.70元。其中1200元公积金我公司在9月15日前负责转入张某公积金账户,剩余1568.70元8月30日前转入张某工资卡中。二、甲方负责张某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手续在8月30日前减出;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手续在9月15日前减出。三、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乙方负责在秦皇岛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撤诉对甲方的劳动仲裁。四、本协议自双方签字盖章之日起双方劳动关系解除,乙方保证就此劳动关系不再以任何方式向甲方主张权利。五、以上款项如未按时到账,五险一金手续未办完,乙方有权再次诉讼请求仲裁或法院。六、此协议共两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
2011年8月27日,原告将无法补缴的社会保险费用1568.70元予以支付;2011年9月24日原告将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缴费凭证交予被告;10月18日原告将10月13日办理的《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信息表》等手续交予被告;2011年11月28日原告将《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解除(终止)劳动关系通知书》及《职工转入集中专户备案表》(住房公积金手续)交给被告。同日被告出具《承诺书》一份,内容为:“承诺书今已收到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及住房公积金转入集中账户手续。经济补偿金陆仟元继续索要,其他款项不再索赔。如果今后再有其他手续需要单位配合办理,该公司负责到底,如果手续未办理清,继续主张权利。承诺人:张某 ”。被告认为原告未在上述协议约定的时间内履行养老保险、住房公积金手续,故仍要求秦皇岛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2011年10月18日,秦皇岛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作出秦劳仲案字[2011]第271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告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000元,原告不服起诉至我院,要求不给付被告经济补偿金。
庭审中,被告要求原告支付1、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424.35元,2、支付三险一金差额部分832.8元,3、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12000元,4、支付被告2011年7月份工资1200元,5、支付2006年10月至2007年12月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16800元。其中3、4、5三项请求系当庭提出。
庭审中,原告认可被告参加工作时间是2006年10月8日,月平均工资为1284.87元
二、审理过程
本院于2011年11月24日受理此案, 2012年3月28日本院作出判决,宣判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7日作出(2012)秦民终字第767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裁判结果及理由
裁判结果:
一、原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十五日内给付被告张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424.35;二、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原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秦皇岛中心支公司上诉,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秦民终字第767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院认为,原、被告自2006年10月8日建立劳动关系,2011年8月19日双方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解除了双方的劳动关系。该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该协议履行各自的义务。
裁判理由:关于原告提出的不应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请求,原告主张原、被告已经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双方自愿解除劳动合同,且原告已经主动履行了该协议约定的义务,被告再次要求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但从原告的实际履行情况看,原告确实未按协议约定的履行期限移交相关手续,符合该协议中约定的请求仲裁或诉讼的条件,且原告提交的被告于2011年11月28日出具的《承诺书》中载明“经济补偿金陆仟元继续索要”,也表明被告并未放弃要求经济补偿金的请求。本院故对原告该主张不予支持,被告有权继续要求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原告另主张被告主动辞职,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但被告以原告未为被告缴纳生育保险为辞职理由之一,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故本院对被告要求原告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被告主张原告是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但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系被告提出辞职,并非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故被告该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经济补偿金数额,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经济补偿金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被告在原告单位工作四年零八个月,故经济补偿金应为被告本人五个月工资,原告认可被告工资为每月1284.87元,故经济补偿金数额应为6424.35元。
关于被告提出原告应给付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各项费用差额832.8元的请求,双方就此项请求补偿数额已经达成协议并实际履行完毕,且该请求系双方对缴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缴费基数存在争议,不属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故本院对被告的该项请求不予审理。
关于被告提出原告应给付2011年7 月份工资及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请求,未经仲裁前置程序,而该两项请求并非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故该两项请求本院不予审理。
四、分歧意见
本案双方争执的焦点有三:一是对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中“五、以上款项如未按时到账,五险一金手续未办完,乙方有权再次诉讼请求仲裁或法院。”效力的认定及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的确定,二是未经仲裁机构仲裁前置程序的请求的审理,三是不属于法院劳动争议受案范围的请求的处理。其中第一个焦点是主要焦点问题,对此有两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前款协议存在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情形,当事人请求撤销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双方当事人对此协议未提出异议,故该协议应认定为有效。其协议第5项约定“以上款项如未按时到账,五险一金手续未办完,乙方有权再次诉讼请求仲裁或法院。”,是双方自愿真实意思表示,也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当然应认定有效。
第二种意见认为,原、被告自愿解除劳动合同,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该协议除第五条外应认定有效,但该协议第5项的规定不应采信。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调解协议约定一方不履行协议,另一方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对案件作出裁判的条款,人民法院不予准许。”原、被告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时正在仲裁期间,该解除协议事实上是当事人对正在进行仲裁的相关争议的彻底解决,再约定不履行可以继续仲裁或诉讼不符合上述规定的精神。
经过讨论,本院采纳了第一种意见。
此外,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即不属于法院劳动争议受案范围的请求的处理,也存在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上述不予审理的请求系程序上的不予受理,应当用裁定驳回起诉,其他请求用实体判决。即一案出一个裁定,一个判决。
第二种意见:虽然上述不予受理的请求确实应该用裁定驳回起诉,但如此处理,势必要先裁定,然后中止等待裁定生效,之后再作出判决,而这样增加当事人诉累,延长审理期限。在一个判决中只要表述清楚,只会利与当事人权利的保护,而不会给当事人造成麻烦,对其权利也不会有所剥夺或限制。
经过讨论,本院采纳了第二种意见。
五、法官点评
关于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五、以上款项如未按时到账,五险一金手续未办完,乙方有权再次诉讼请求仲裁或法院。”效力的认定及经济补偿金的确定问题。
首先,我们要确认该第五条是否有效。本案中,原、被告自2006年10月8日建立劳动关系,双方即应按照劳动法律关系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双方达成《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显然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也并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对于第5项约定是否应予以确认问题,显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调解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是针对在诉讼期间调解的情况,不能适用于双方自行协商的情形。如果双方对于纠纷的处理自行约定了履行条件、期限,同时约定不按期履行保留追索的权利,未违反法律法规,并无不妥。该条款应当予以认定其效力。
其次,需确认原告应否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应按何种情形支付?原告主张是劳动者提出辞职,故原告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而被告主张原告是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支付双倍经济补偿金。对此,合议庭观点一致:原被告之间解除劳动关系,确系劳动者申请辞职,但其以原告未为其缴纳生育保险为辞职理由之一。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劳动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而本法第三十八条规定 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故原告作为用人单位应当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而该种解除劳动关系情形系劳动者提出辞职的合法解除劳动关系,并非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故原告只应当支付正常的经济补偿金而非双倍赔偿金。
再次,需确认经济补偿金数额。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本案被告在原告单位工作四年零八个月,故经济补偿金应为被告本人五个月工资,原告认可被告工资为每月1284.87元,故经济补偿金数额应为6424.35元。
关于未经仲裁机构仲裁前置程序的请求的审理问题。
本案中,被告当庭又增加了三项诉讼请求: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12000元、支付被告2011年7月份工资1200元、支付2006年10月至2007年12月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168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后,当事人增加诉讼请求的,如该诉讼请求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应当合并审理;如属独立的劳动争议,应当告知当事人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该三项请求中,被告要求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12000元,显然是与诉争的解除劳动关系争议具有不可分性,故本院依法合并审理,一并作出认定。而关于被告提出原告应给付2011年7 月份工资及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的请求,并非与讼争的劳动争议具有不可分性,其未经仲裁前置程序,故该两项请求本院不予审理。
关于不属于法院劳动争议受案范围的请求的处理问题。
上述两项未经仲裁前置程序的请求以及关于被告提出原告应给付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各项费用差额832.8元的请求不属法院劳动争议案件的受理范围,故本院对被告的该项请求不予审理。虽然上述不予审理的请求系程序上的不予受理,应当用裁定驳回起诉,但如此处理,势必要先裁定,然后中止等待裁定生效,之后再作出判决,而这样增加当事人诉累,延长审理期限。特别是对于劳动争议案件而言,这种情况非常多,如果分别裁定和判决,不仅案卷混乱、时间延长,也不利于劳动者权利的保护。事实上,裁定、判决虽然是程序不一、上诉期不一,但对于当事人而言其结果差别不大,一个判决中只要表述清楚,只会利与当事人权利的保护,而不会给当事人造成麻烦,对其权利也不会有所剥夺或限制。最后,我院对此类问题都在一个判决中予以表述。事实证明,这样做实际效果很好,未引起不良后果。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